投稿邮箱:wdwxtg@qq.com 论文发表QQ:329612706 微信:lianpu13
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小说 短篇小说
  • 正文内容

癫古

阅读:141 次 作者:廖紫娇 来源:问道文学 发布日期:2023-01-10 10:25:28
基本介绍:一起问道文学网分享的原创短篇小说投稿作品。

  癫古的名字不叫“癫古”,因为有些怪异的行为,所以大家都叫他“癫古”。

  癫古是我爷爷的五弟,已有五十多岁。他是什么时候被人叫作癫古的,我也不知道,从我记事起我也从来没有见过他发癫。

  有人说癫古会打人,我不相信,因为我没有亲眼见过。有一次,以前的粮管所有个人用铁的称码砸伤了癫古的头,之后来到我家向我爷爷道歉。我爷爷家是村里的富庶之家,爷爷为人又正直无私,一直很受村里人敬重。来道歉的人,说癫古跑到粮管所闹事,说癫古说他什么时候欠癫古钱没还,癫古还想动手打人,情急之下,那人拿起称稻谷用的称码就把癫古给砸了。后来又觉心有不安,所以上爷爷家道歉来了。我爷爷是太公的长子,太公早逝,太婆年老,爷爷一直管着几个弟弟的事,正所谓长兄如父,爷爷几个弟弟的事,我爷爷都会关心。爷爷没有生那粮管所的人的气,反而责怪起癫古发癫闹事。

  癫古一生未娶,一直和他的母亲,也就是和我太婆同一家住。记得小时候,癫古在夏天的傍晚会拿着一根毛巾,去两百多米远的一个河潭里去洗澡,顺便把自己的衣服也洗了再回来。而几十年来,他一直也是自己洗自己的衣服,从不麻烦年老的太婆。他会耕田插秧、砍柴、做家具,还会使用我爷爷家以前的碾米机碾米。听说,癫古年轻时并不癫的,还读过书,到了适婚的年龄,我爷爷还为他张罗过婚事,后来因为我太婆坚决不同意那门婚事,所以也没谈成。我小时候也听过太婆说癫古癫,说癫古会自己走路去很远的地方,几天后又会回来,至于他为什么去那些地方,谁也不知道。

  可他在大家的眼里还是癫古。种田人是很少看书写字的,可癫古没事就呆在房间里看书写字。小时候总听别人说癫古经常不洗澡,身上有怪味。后来我才知道,那是墨汁的气味。癫古会写毛笔字,他写的毛笔字也是怪的,根本不能从书法的角度去给予评价。我见过他写的门神子和对联,字是字,可是不好看,有时字句不通,不合常规。可他还是会去写,几家人公共的祠堂门,他每年都写上一副怪对联贴上。

  关于癫古是怎么变癫的,小时候我有听到过一种说法,说是癫古偷了人家的什么东西,被抓了起来,说是要坐牢,后来癫古被放回来时就有癫了。我也还听到一种更浪漫的说法,说是癫古相中了一个姑娘,后来那姑娘嫁给了别人,癫古受了刺激就变癫了。至于事实是怎样,谁也无法确证。

  说起来也许让人难以相信,我上学用的第一个文具盒、用的第一枝铅笔竟然是癫古买的。那时我也快到要上学的年龄了,和几个比我大几岁的同村伙伴在商店玩耍,正好癫古来买东西。同村的伙伴怂恿我叫他买文具盒和铅笔给我,我叫了,没想到癫古真的买了那些东西给我,要知道癫古身上并没多少钱。还记得那个文具盒是铁皮的,上面蹲着一排的猫,那枝铅笔是带橡皮擦的。

  癫古说他癫,可他又很有“志气”,家里没钱买衣服,别人把旧衣服拿给太婆送给他穿,他一件都不要,一件都不穿,整天穿着有四个口袋的那种蓝布中衫装,裤子也永远是暗色的,鞋子一成不变的解放鞋。头发每次要留到四五厘米长才会理,胡子也常拉茬。小时候我叫他芳有公,他还知道我是谁。几年不见了,他会把我误认为是我姑姑们。他是不认得长大后的我的。

  现在我还常看见癫古,他有时是走在路上,有时是站在哪个商店门口,脸上永远是笑嘻嘻的,有时会自言自语。前几天有人说到他,说癫古叫他把谁抓起来,癫古说他批准了,俨然一副领导的口气和作派。

  哎,果然癫……


标签:短篇小说
注: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,均为原作者的观点。凡本网转载的文章、图片、音频、视频等文件资料,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。
  • 上一页:麦田里的悲歌
  • 下一页:逃亡之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