投稿邮箱:wdwxtg@qq.com 论文发表QQ:329612706 微信:lianpu13
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小说 短篇小说
  • 正文内容

麦田里的悲歌

阅读:164 次 作者:飘々々々 来源:问道文学 发布日期:2023-01-09 17:00:00
基本介绍:一起问道文学网分享的原创短篇小说投稿作品。

  “等你好起来,我们会在家乡买一大片麦田,金黄的麦穗一片接连着一片,一眼望不到头。低垂的麦穗,在夕阳下格外灿烂。农忙时候,我们开着收割机从天亮干到天黑;农闲的时候,我们可以尽情欣赏田野四季风景,享受乡下美好时光。”

  阿乐憧憬着,描绘着,阿美仍像以前听着一样津津有味,嘴角上扬,对未来仍充满着希望。

  可是,身体的虚弱让她咳嗽不止,有气无力,在病床上总是昏昏沉沉的,想要昏睡过去。

  阿乐看阿美有些困倦,于是帮她放下枕头,盖好毯子。打算准备晚饭。得病以来,阿美不喜欢吃外面食物,似乎产生了一种恐惧,就喜欢阿乐给她做饭吃。

  “今晚,我们吃什么?”

  “吃面吧!”阿美沉思了一会儿“好久没有吃到你做的葱花鸡蛋面了”

  这几天,妻子气色难得好转,阿乐憨笑着手去准备晚餐了。

  (一)

  两人是同村介绍认识的,阿乐是干机械维修工作,90年代家乡山上发现了煤炭,当地政府开发挖煤,一时间全国各地大车络绎不绝来到小镇拉煤,饭店也像雨后春笋一样,开的遍地都是。于是,他便和叔叔开了家大车维修店,生意不错,日子过得还算红火。

  阿美看阿乐踏实肯干,媒人撮合下,在丈人家经过一年的考察,就是每到农忙时候到丈人家帮忙干活,丈人家在生活中考察这位年轻人,阿乐通过了老丈人这一关,于是,阿美没多久便嫁给了他。没过多久便有了一个男孩。

  山上发现煤炭,村里曾经富裕热闹过一段时间,但没几年,山上的煤被开采拉完后,饭店陆续关门,一派破败景象,昔日的热热闹闹,人来车往不复存在,阿乐的大车维修店也不得不关门。农村的土地供养不起年轻人,没办法为了生计,像成千上万的年轻人一样,他俩便来到大城市闯荡。年幼孩子则由爷爷奶奶在家照顾。

  初来乍到, 下了火车,他们就被城市的繁华景象震撼到。一排排的高楼大厦,宽敞的马路,车水马龙,人来人往。大多数都是来讨生活的,像他们一样!

  在大城市生存是艰难的,首先就是住的问题。在老乡的介绍下,他们来到大城市的城中村,但是租房价格也高的离谱,让他们第一次感受大城市的不好混。为了省钱,便租了一间10平米不到的一个阴暗潮湿,采光不太好的房间,住了下来。

  两人没学历、没技术,于是,阿乐就跑起了外卖,阿美便在餐厅当起了服务员。

  外卖,是最近几年在大城市兴起来的,相比一般工作,相对自由。如果勤奋肯干,一月收入也是不菲的,可抵一个上班族。但是,要吃得起苦,忍受得了风吹日晒、冬寒夏暑。阿乐从小农村长大,吃苦不是问题。

  他俩知道在大城市不易,想要落稳脚跟,就得拼命干活。

  刚来,阿乐由于不熟悉地方,业务也不熟练,只能被分配单子,一天下来也只能跑几十单,收入微薄。阿美在餐厅也是,老板见她刚进城就极力压低工资,而且每天必须16个小时在店里,早上8点到晚上12点才能下班。

  这两年,随着外卖业务发展,让有些人变得越来越懒,让有些人却变得越来越勤奋。外卖推出来“早餐业务”,7点便可以订早餐。

  外卖最难的两个季节,就是夏季和冬季。

  夏天,每次跑单都需要顶着烈日,楼上楼下飞速奔跑,生怕超时。衣服总是湿了干,干了湿,一天不知道多少次。

  冬天,更是需要一直暖着里面的湿漉漉的内衣,非常容易生病感冒,但是多年磨炼,一个个外卖员都成了钢筋铁骨。

  外卖业务熟悉以后,阿乐天刚亮,送完阿美到上班餐厅后,就跑起了早餐外卖单子,中午休息一会儿,然后一直忙到晚上12点。

  每天接外卖单子,阿乐每天都能接到阿美所在餐厅的外卖订单,每天都能见到阿美,两人相视一笑。刚进城的一段日子,虽然很难,但两人相濡以沫,再苦的日子,也能坚持。

  晚上12点回来,顺路接阿美一起回城中村。就这样,两人日子慢慢好起来了,有了一些积蓄。

  (二)

  五年后,在大城市稳定下来的他们,甚至有空进城欣赏这座城市的高楼大厦、车水马龙、灯红酒绿。到附近大小公园散心歇息,感受城里人的夜生活。

  但是,在阿美一直有个心结。

  一天,阿美照常餐厅上班,他看见一群曾经像阿乐一样的来城市闯荡的年轻新面孔,跑外卖忙碌一天后,来到饭店开怀畅饮,谈笑风生。

  如今,再看已经30多岁的自己和阿乐,不禁陷入了沉思。

  这些年轻人,好像当初的他们。挥洒青春的汗水,在这座陌生的城市,可挥洒完青春的汗水,今后该何去何从呢?自己又何去何从?

  这些年在北京,经受了不少的白眼委屈,被人私底下骂乡巴佬。无故被顾客刁难,只为她是个外地人好欺负。

  她们店处在城中村,经常有些土生土长的北京光临,每天看着无所事事,除了遛鸟、吃饭喝酒,就等着这片区什么时候拆迁,盘算自己分几套房子,成为有钱人。连几岁的孩子每天谈论的都是拆迁分楼房的问题,高兴表情溢于言表,但高兴是他们的,阿美却什么也感受不到。

  比起自己,她更担心阿乐,每天骑着电摩托穿梭在车流之中,非常危险。稍不留神就是交通事故。

  有一次,天黑因为急着送外卖订单,害怕超时,就跟其他外卖员撞了。由于急着送餐,没有管身体,带着血跑完了外卖。回来后才发现嘴唇撞出一个豁口,就像兔唇一样。把她心疼死了。

  外卖公司也是可恨,这几年为了争夺客户,由原来的一小时送餐,降为半小时送达,不到罚款。很多外卖员简直都被逼疯了,变相的剥削外卖员。有的被罚怕了,于是很多转行了。

  初来大城市打工,只是迫于生计。这两年,两人辛勤的劳作,攒下了一些钱,日子不久又陷入了迷茫。总不能一辈子在这里吧,总要回家的。因为这里不属于我们,这里也不接纳我们。但是回家干些什么呢?

  一天12点下班后,她把这个想法,跟接她的阿乐说了出来。

  其实,阿乐一直也在思考这个问题。有很多老乡有钱以后,打算在县城或者市里买房,以后方便孩子上学。但他觉得,房价一年比一年高,单凭自己收入很难买得起。进一步说,就算买到了,可是如果在小城市谋生立足呢?

  他有自己的一份打算!

  这些年,家乡日益没落,只有老人小孩留守。同村年轻人都出来大城市打工了。家里的土地,基本没人管了,都是老人孩子。地没有人种,人们一年都头粮食卖不了几个好价钱。

  但是,阿乐觉得是生产方式有问题,现在还是个人承包公家小块地,人力劳作方式,生产效率低下,形成不了规模,所以产生不了好的效益。

  因为,他是土生土长的农村人,对于土地有一种特殊的眷恋,小时候经常帮家里干农活儿,也是一把务农好手。他觉得土地是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,种什么就会得到什么,可以生长出源源不断的农作物来,就像财富一样源源不断。

  于是,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阿美。

  “我打算回家包一个农场,全部的机械化,从耕地播种,灌溉,喷洒农药,收割,像美国农场主那样,全部机械化操作,这样生产效益也高。农闲时候再搞点别的副业,这样一年下来也不少钱,总比背井离乡的好。”

  阿乐补充说道:“全是机械化操作,也响应时代号召。再也不用像老一辈人那样,面朝黄土背朝天那样,一辈子要劳苦了。”

  听到阿乐的计划,阿美非常赞同,但是心里却没有底。两人如何运作好农场呢?两人没有什么经验,而且这些前期也投入都需要钱。

  以目前情况,两人如果要承包50亩地,再买机械化农业设备,至少需要30万以上,他们的存款是远远不够的。

  现在国家政策鼓励承包,机械化,有了这个想法以后,他们打算赌一把!就算自己经验不多,家里还有父母可以帮扶一下。

  盘算几日之后,两人终于把计划定了下来。攒够30万,然后回家开农场。

  阿美非常支持阿乐的想法,因为在外漂泊十年,她也十分想念家乡,不想在外漂泊。也梦想这有朝一日成为一名农场主太太,做一个有产者,但是她知道梦想是需要双手打拼出来了的,不是天上掉下来的,一生下来什么都有。

  心中有了目标,生活变有了方向。

  为了多赚一点钱,闲暇时间两人摆还起了地摊。平时能做饭,尽量不饭店吃饭,有衣服尽量不买新衣服,节衣缩食节省开支,希望着早一点攒够钱。

  由于餐厅服务员微薄收入,阿美决定辞掉和阿乐一起跑外卖,这样两个人赚钱,总比一个人赚钱快一点。

  阿乐开始不同意。

  “不行,这样太累了,你身体吃不消的”

  “没事的,我吃得了苦。我也是农村长大的,风吹日晒,都经受得起。”

  “我多希望我们这些汗水,早日能落在我们的麦田里。”

  阿乐执拗不过阿美。最后,同意了。

  起初,阿美几乎路痴一般,每天下来十几二十单,两三个月后,跟阿乐跑的一样多。有时候一个月下来甚至比阿乐挣得都多。

  每天虽然辛苦,但是看着积蓄慢慢变厚,阿美心里高兴、滋润。阿乐觉得阿美这样太辛苦,毕竟是女人干了老爷们的活儿,身体吃不消。

  于是,每次回家都主动承担起做饭的任务,让阿美多休息会儿。

  阿美最爱吃的阿乐做的葱花鸡蛋面,每次感觉都像回到家乡一样的亲切。

  三年跑下来,阿美变得越发消瘦。

  最近,越来越不爱吃东西。每次吃饭都很少,下咽困难,总是呕吐,开始以为是喜讯。但是,后来症状越发不对劲。

  有一次跑外卖单时,阿美出现严重呼吸困难,晕倒在了路上。

  意识到问题严重性后,阿乐说什么让阿美停下来去医院检查。

  因为没有社保,阿美心疼钱,每次小病都是吃点药,强撑着。去医院,更不想去。总说歇歇就好了。阿乐说什么也不同意,领着她到医院做检查。

  但是,医院检查结果出来,却是一个晴天霹雳:食道癌。

  (三)

  听到消息的两人瘫软在地,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  阿美听了心里一沉,感觉天要塌下来了,愣在了原地。

  “医生是不是搞错了”阿乐激动地上前询问道:“她平时挺健康的,就是最近劳累才晕倒的。”

  “从你们描述症状和检查结果来看,没有错”医生说道:“目前来看,诱因可能是长期不健康饮食造成的,不过暂时不能确定。”

  “不可能啊,医生,我跟她同吃同住,我为什么没事?”

  “这个也跟个人身体素质有关,不能完全说清楚”医生补充说道:“尽快治疗吧,不要耽搁,宜早不宜迟。”

  两方的父母接到消息后,也都赶到所在医院。

  阿乐非常自责没有照顾好阿美。

  大城市挂号手术非常难。一个月后才排上,给阿美进行了手术。

  手术很成功,随后也进了几次化疗。但是这几个月治病下来,积蓄也快花完了。

  如果人没事,阿乐心想,生活都好慢慢好起来的。钱没了可以再赚。

  起初,阿美病情确实有所好转,比之前变得有神采起来。但是,一个月前,却快速恶化,不能进食,整个人更是消瘦到60斤,每天需要打点滴维持。

  有一次检查完,主治医生把阿乐叫出来,告诉他情况不乐观。

  “现在癌症已经恶化,发展成为晚期”主治医生说道

  “医生,不是手术很成功吗?怎么会恶化呢?”阿乐激动问到

  “癌症就是这样,就算积极治疗也不能保证不会出现恶化”主治医生同情的说道“现在只能维持,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,也许就几个月的时间了。”

  听到这个消息,阿乐万念俱灰!

  他把这个消息告诉两家父母,他们此时心里都清楚,此时在这里是最后的挣扎,与回家休养没什么不同。但有一丝希望他们也不想放弃。

  现在白天阿乐跑外卖,有空便来看妻子。守在病床边,望着日益憔悴的妻子,眼泪不住地簌簌地掉落下来。

  阿美被惊醒缓缓睁开眼,虚弱的说道:“别哭鼻子,被人瞧见会被笑话的。”

  “是我命不好,没能陪你到最后。”

  阿乐忍住抽泣,安慰道“别说傻话,你还有希望。一定要坚持住,我们还有愿望没实现呢?不是吗?”

  (四)

  阿美看着阿乐,非常清楚自己情况,知道自己时日无多,她不想客死他乡。

  这两天,阿美明确向阿乐和父母表示,自己不想在这里呆着了,想要回家休养。

  两家人商量后,打算阿美身体好转一些,再回家。

  阿美同意了。

  也许是因为听到要回家的消息,阿美这两天精神状态变得好起来了,身体也有了起色,能进食吃东西了。

  两家决定,选个好日子回家!

  外出做葱花面的阿乐,回来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阿美。

  听到,马上就可以回家,阿美非常高兴。

  看着自己最喜爱的阿乐做的葱花面,晚上忍不住多吃了两口。

  憧憬着剩下这些日子,回家如何好好度过,如何陪陪儿子,让儿子接受自己的离开。

  但是,就因为这多吃的两口葱花面,却要了她的命。

  半夜,由于消化问题,引起身体强烈反应,紧急抢救无效,一命呜呼了。

  临死前,她抓住阿乐的手,久久不愿放开。虚弱的用尽最后的力气说道:

  “我走后…”

  “我要你把我葬在麦田里…”

  “这样你劳作的春夏秋冬,我都能一直看见你,还有我们的儿子”

  “我希望他能健康长大,以后有出息,不要像我们再漂泊了。”

  阿乐抽泣着,凝噎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,只是握着阿美的手点头答应。

  说完,阿美便撒手而去。

  阿美在回家的最后一刻,死了!

  一时间两家悲痛万分,哭喊声响彻了整个医院。

  回家安葬阿美,正值麦收的季节。 一片片金黄的麦田,饱满的麦穗,在微风吹佛下,摇曳生姿。对于土葬地点,请教风水大师后,一家把阿美安葬了在了自家麦田的西北一隅,说这里是福地,既可以逝者长久安眠,转世投胎好人际家,也可以保佑子孙后代。

  安葬好阿美后,阿乐坐在坟头前,此时夕阳西下。

  思念着妻子和望着暗淡的未来,阿乐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迷茫!


标签:短篇小说
注: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,均为原作者的观点。凡本网转载的文章、图片、音频、视频等文件资料,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。
  • 上一页:晚遇
  • 下一页:癫古